inReach:在雪洞中被埋葬4天後,滑雪者被救出

在4月,兩位被困在冰川上的滑雪者,因著暴風雪的襲擊被厚厚的雪埋在一座5英尺x7英尺的雪洞深處。在沒有跡象顯示天氣會變晴朗以及救援直升機無法安全將落在該地區的狀況下,他們唯一的生命線就是透過inReach發送SOS求救信號,告知搜救人員當下所處位置,並在山洞內的第四天脫困。

在4月,我們被告知一項正在阿拉斯加進行的救援行動。有兩位被困在冰川上的滑雪者,因著暴風雪的襲擊被厚厚的雪埋在一座5英尺x7英尺的雪洞深處。在沒有跡象顯示天氣會變晴朗以及救援直升機無法安全將落在該地區的狀況下,他們唯一的生命線就是inReach。在冰川上,經過四天幾乎沒有足夠食物來維持生命的艱困情況下,透過漫長卻英勇的搜救行動,Chris Hanna和Jenny Neyman終於獲救。

我們很高興邀請到Jenny來到我們的部落格,以她的觀點來描述四月份所發生折磨人的事件。

在4月8日,Chris Hanna和Jenny Neyman出發進行為期一天的滑雪。當天天氣晴朗、平靜且陽光普照。

位置,位置,位置。在搜救行動中至關重要。 如果不是Chris Hanna的inReach,他和我現在仍然會被埋在哈丁冰原中。

面積700平方英里的哈丁(Harding)位於安克拉治(Anchorage)以南的阿拉斯加基奈半島(Kenai Peninsula)。 廣闊而不毛的冰原之地座落在海拔4,250英尺的高度,上面佈滿了冰原島峰(從冰川中突出的山峰),周圍環繞著30多個向外流的冰川。在4月,我和Chris因著天氣預報說那一日將會有藍天、溫和的氣溫以及不會有風雨或暴風雨,決定那下午就飛上去滑雪。

一位朋友從索爾多特納(Soldotna)載我們到可以俯瞰基奈峽灣(Kenai Fjords)的地點,我們花了四個小時的時間滑雪,以及目瞪口呆地望著同常在下面會迷失於雲層內和想像力的景色。我們的飛行員原本計畫在下午5:00來接我們,不過到下午2:00,我們注意到天空開始變得霧濛濛的。當潮濕的海洋空氣遇上如此濃密的冰時,暴風雨會迅速形成,不過我們沒有想到會有多快。到下午2:15,在冰原島峰的周圍開始形成了烏雲。到下午2:30,一團濃厚的雲層正降在我們周圍,並且風也開始在呼嘯。

Chris使用了他的inReach發簡訊給我們的飛行員,但是當他起飛並飛越50英里到我們的地點時,他完全沒辦法降落。唯一徒步進出冰原的途徑就是穿過向外流的冰川所雕刻出的山谷。這意味著要穿越裂隙和陡峭的下坡。是有一條距離我們所在地以北20英里處的既定小路,它沿著出口冰河(Exit Glacier)爬上一條山脊,是在海濱小鎮蘇厄德(Seward)的西邊。在有利的條件下,也就是能見度良好且積雪少時,這是一個蠻安全的下坡。而在雪崩和暴風雪氾濫的情況下,它的安全性比較是假設的,而不是可靠的,不過這是唯一能夠讓我們到達安全地方的選擇。

我們穿上了我們的冬季裝備,並將緊急露營裝備固定在我們的船型雪橇(pulk sled)上,然後就開始滑雪。風速達到每小時25英里,能見度下降至10英尺以下,而我們只能透過GPS來導航。到了晚上8:30,我們只走了六英里,便決定搭帳篷等待風暴雪過去。我們向我們的飛行員傳了一則關於我們所做的決定的簡訊,並向Chris inReach內的聯絡人傳送了Chris的預設訊息之一:「在這裡過夜」。到了第二天早上,暴風雪變得更加嚴重,而且很明顯地我們的帳篷很有可能有被不斷增加的積雪量給壓垮的危險。Chris向他的緊急情況聯絡人傳了一則訊息,萬一我們最終必須發出SOS的訊號,請他對我們的位置和情況做出搜救評估。

到了下午4:30,我們確定無法拯救我們的帳篷了。我們發出了SOS,並得到了回覆,告知我們搜救人員知道我們的位置,並在暴風雪允許的情況下盡快到達我們這邊。這樣被告知使我們倍感安心。我們是被困住,並不是迷路,因此我們可以專注於遮蔽處,而不需闖入暴風雪裡抱著能被找到的渺茫希望。

在沒有鏟子的情況下,Chris在每小時45英里的強風、急速下降的氣溫和持續的強風暴雪中挖了一個雪洞。 我們從帳篷中救出了所有我們能夠救出的東西,將所有裝備塞進了新的遮蔽處,並自己也入內,然後把背包拿在入口處以阻擋風。 地吹雪很快地在兩分鐘就將洞口封住了。要等四天後,洞口才再次被開啟。

在7英尺x 5英尺的洞穴中,被埋在深達五英尺中,Chris的inReach是我們與外界的生命線。我們能夠表達出我們的健康狀況—體溫低但穩定—以及必需品—嚴格配給的話有三天的食物,並具有利用體溫融化積雪來當水喝的能力。隨著傳出去的每則訊息,我們也知道我們確切的座標也傳了出去。Chris在雪地上插了一塊滑雪板,以作為進入我們洞穴入口的標記,並在空氣孔中將一條反射性緊急毯子往外塞作為旗幟,但僅憑這些視覺標記不足以使搜救人員在廣闊、空蕩蕩與被冰雪完全覆蓋的地方找到我們。

在山洞內第四天的下午12:30,一架美國空軍國民警衛隊的直升機利用了暴風雪短暫的平息時間降落在我們的位置,將我們從洞穴中挖出來,並帶我們回家。若不是因為inReach,他們將永遠找不到我們。同樣重要的是,我們也將無法做出安全的決定繼續留在我們的遮蔽處,而是必須要拖著我們又濕、又乾渴、又熱量不足、又失溫的身軀回到暴風雪中。

對於住在阿拉斯加並享受在當中所預備的野性的我們這些人來說,「迷失」是一種受歡迎的表達方式。但是,如果我們對自然突如其來的狀況比我們預期的還要迷失時,那麼擁有inReach讓我們能夠再次被找到的功能將是無價的。

延伸閱讀:加拉巴哥群島海上意外,inReach 衛星定位通訊機緊急發出SOS,協助救援

**此產品尚未在台灣上市